戏曲研究所研究员徐城北

天堂纪念馆:http://www.5201000.com/TT353027574
本馆由[ 醉里挑灯看剑]创建于2021年10月13日

讣告|徐城北先生逝世
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20:51:11      发布人: 醉里挑灯看剑

徐城北,男,笔名塞外、品戏斋。戏曲研究所研究员。1942年10月20日生于重庆,长于北京,求学于中国戏曲学院戏曲文学系。曾在新疆和河北工作了15年,“文革”当中被迫在全国游走了22个省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专业归口,调回首都,在中国京剧院担任编剧,后转入学术研究,曾任该院研究部主任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北京大学兼职教授。主要成果:多年专注于对京剧艺术及其背景进行学术研究。著有《梅兰芳与20世纪》《京剧与中国文化》等各类著作共40余册。经常进入戏曲实践和民俗背景当中进行探查,经常在国内外各类报刊发表文章,多次获奖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时,西方一些理论被引进到中国,徐城北也虔诚地读了一些,比方说“老三论”或“新三论”之类,但读着读着,发现它们不是这回事。因为他研究的是“老京戏”,古洋人或新洋人的理论是否在中国大行其道呢?研究老京戏时,它们未必有多大的现实价值。究竟什么东西对他的研究才有用呢?用徐城北的话说,他特别关注原生态的遗存,哪怕是“没文化的老先生”的只言片语,哪怕是碎成纸渣渣的旧时代的记录,他都很郑重地保存下来。此外,他还在文艺圈中混得很熟,经常愿意与一些文化老人谈天吃饭……老先生们很随意,但听着听着,徐城北说不定就一下子有心得了。还比如那时广东文化人常来北京约稿,经常聚会的地点是景山一侧的“大三元”饭馆,“老广”在那里请吃早茶,费不了几个钱,却把北京文化界的名人前辈,几乎一网打尽。徐常在那儿与吴祖光、黄宗江、王蒙这些人一起吃饭,这就成为他最好的学习场合,跟那些人比,他当然是晚辈;但他仔细学习梅兰芳的榜样,从“熏”中取得“书意”。这样来的学问,比从书本上来的还要直接。此外他在写长文章时,为了改一下文章的节奏,就有意在下一段落的开头位置,用一些亲手改造的古文或者骈体文。这样,文章就有了起伏变化。曾有熟人问他:“这话是从什么书里引的?”他则笑笑:“是古人写的吧,至于准确的出处,哦,实在想不起来了。”

三十年或闲或忙,徐城北固然也忙于在这座书斋营造自己的天地,但更多时间喜欢出去跑。他“文革”中独自在全国跑过一年半,走了22个省市,这深深影响了他的一生。如今则深深沉浸在京城文化和京剧文化当中,立志今后要做一个“新时期的旧文人”。没有足够和正统的“旧”,也就没有持久与正当的“新”。所以,“我的书房不久要小做调整,增加一个画画的案子,供我写字画画。”真要是那样的话,就更像(一个新时期中的旧文人)了。



到过这里的访客更多>>